首页 > 高辣小说 > 雪融血间 > 第二章

第二章(第1/1 页)

目录
最新高辣小说小说: 穿书娈奴林球球山河尽头hp战后【总/攻】恶堕的上位者(重口)星际奇情【总/攻】平民A勇闯贵族学院(abo)【总/攻异头】阴湿蘑菇男【总/攻】不站街站你头上吗?酱香饼巴塔哥尼亚的坠落借贷约炮欠债做了网黄最后和前任的狗在一起了和心理老师做游戏带着换装系统穿越到异世界穿越之后很性福林易易越来越爱do爱了怎么办【总/攻】恶毒炮灰的be美学偷/情Could you take me home?啊!姐夫边走边做【GB】驸马为将

没钱办葬礼,何况亲戚朋友也不多。爸爸去世,家里冷清了不少,像十几岁的少女刚刚觉醒了自我,沉思自己的价值是她每天的主要工作。

半人高的煤炉摆放在正中央,烧水做饭全得靠它。起初妈妈没经验,因为这一向是爸爸的工作。火灭了,她不管添柴和,反而固执地认为是外面的大风钻进了炉子里,我们受冻挨饿再三,她才心虚地表示自己已经长了教训。

有时嫖客的媳妇儿回了娘家,妈妈就上门“服务”。她不在,哥哥就是自封的老大。对我他总是指手画脚的,不让我干这个也不让我做那个,强撑着架子过当爹的瘾。

我很烦他的说教,但也不得不承认,哥哥的朋友、我的朋友都非常喜欢他。尽管如此,他们依然不惮以最大的恶意齐声喊出那个堪称耻辱的称号——“破烂王”。

“哈哈你们都知道啦,对!捡破烂就是我的事业,你们几个家里不要的瓶子都得给我!”其余人面面相觑,仰视站在废轮胎堆上争强好胜的他。

不但承认,还要回家和我炫耀,高高举起几张陈旧发皱的毛票子,他神采飞扬,“快看我厉害吧,捡破烂称王了!”

已值深夜,我黑白分明的眼睛映出,正奋力搓着衣服的妈妈在一顶硕大的月牙儿前猛回头,露出一张极其惨白的脸以及母狼般绿油油的眼睛。

我手中的圆镜跌在水里,盆里妖艳的红裙,比雨后的玫瑰花瓣还柔软。她迅速抢过那几张钱,难堪地踩了踩,然后无事发生似的擦了擦泪水,接着打理自己的红裙。

我怯怯地捡起钱来,哥哥似笑非笑地冲我摇了摇头,他似乎从邻居的闲言碎语里学了很多东西,“妈妈,我不怕脏。”

初春拉煤的列车成趟运来,趁天没亮巡查员没醒,我们几个总能凭着小个子钻过栅栏偷溜进去,机敏地捡掉下来的煤块儿。我和哥哥一人捡,一人背,我们是几家中最能干的孩子。

妈妈总不让我们在午饭前回家,索性背着箩筐到学校门口的罗奶奶那里,她会给我们几角钱,恰恰够买些小玩意儿。

我的跳绳,皮圈儿,削笔刀都是这么来的,有时候走运了,挣的钱多到可以买个烤红薯,香甜无比,简直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不高兴的只有妈妈。她听后不顾其他人怎么说,狠狠打了我们的屁股,哥哥在我受罚时,隔一会儿笑话我一声,支着脑袋趴在热乎乎的炕上,背着妈妈偷偷做鬼脸逗我开心。

我并不觉得哥哥被命运爱戴,但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目录
墨龙Dark Dragon血染玉莲(古np)东城旧事我和几位嫂嫂还有干娘的乱伦僧侣交合在菩提树下又是不想当大师兄的一天
返回顶部